法制網首頁>>
仲裁>>
構建統一權威的“一帶一路”國際仲裁機制
發布時間:2020-01-22 14:47 星期三
來源:學習時報


“一帶一路”倡議的提出,為我國國際仲裁業的發展帶來了難得的機遇。隨著“一帶一路”建設的深入推進,我國各地紛紛掛牌成立國際仲裁院或國際仲裁中心。2014—2016年,我國先后成立了十余家國際仲裁院或國際仲裁中心(含國際商事仲裁院、國際航空仲裁院、國際航運仲裁院、國際金融仲裁院等不同種類)。2017年以來,各地國際仲裁院或國際仲裁中心的設立更是呈現井噴之式,先后掛牌成立了20余家國際仲裁院或國際仲裁中心(含國際貿易仲裁院、國際物流仲裁中心等新增種類)。為保障“一帶一路”順利實施,我國的確需要建立權威、公正的國際仲裁機構,以有效解決“一帶一路”建設過程中大量不可避免的國際糾紛,并在國際糾紛解決這一重要領域發出中國聲音,發揮中國作用。但必須正視,目前我國國際仲裁機構的發展還存在較多問題需要解決。

根據統計,目前,我國受理的國際仲裁案件還比較有限。2017年,我國共受理國際仲裁案件(含港澳臺案件)3188件,占全年案件總數(239360件)的1.3%,共有60家仲裁機構處理了國際仲裁案件,占全國仲裁機構總數(253家)的23.7%,其中超過100件的僅有4家。2018年,全國共受理國際仲裁案件(含港澳臺案件)3673 件,占全年案件總數(544536件)的0.67%,與2017年相比降幅較大,共有56家仲裁機構處理了國際仲裁案件,占全國仲裁機構總數(255家)的22%,其中超過100件的僅有3家。

可以預見,隨著“一帶一路”建設的深入推進,我國受理的國際仲裁案件將會逐步增多。但是,我國新近成立的眾多國際仲裁機構的國際競爭力和影響力還不夠高。它們中的許多還缺少真正達到國際水準的仲裁專家,并且彼此之間經常出現爭奪仲裁員、爭奪案源等內耗現象。

“一帶一路”倡議提出后,已經得到國際社會的普遍認同。如何盡快發展出符合“一帶一路”建設需求的國際仲裁業,是我國必須盡快思考、妥善解決的一個重要問題。而要在國際仲裁領域確立中國的權威地位,就必須以仲裁過程和仲裁結果的客觀、公正贏得各方當事人乃至國際社會的信賴。畢竟,國際仲裁業比拼的是仲裁本身的質量,而不是開設仲裁機構的數量。

為了配合“一帶一路”倡議的實施,我國應當率先建立符合“一帶一路”特點和需要的國際仲裁機構。“一帶一路”將在世界范圍內促成巨量的投資和貿易項目,同時也會不可避免地帶來數量眾多、種類多樣的國際糾紛。這些糾紛必須以高效、合理的方式解決;因此不能完全依賴于相關各國“各自為政”的司法系統,也不能完全依賴于傳統的西方國際仲裁機構。可以由我國主導,由“一帶一路”沿線主要國家重點參與,嘗試建立各方公認的新型國際仲裁體系。

國際仲裁的核心價值是客觀、公正。作為“一帶一路”的首倡者,中國無疑有大量重要的海外利益需要進行保護,但這種保護必須符合客觀、公正的原則。在國際仲裁領域,任何國家都要避免無原則地偏袒本國當事人,以致損害國際社會普遍接受的法治精神。英國倫敦國際仲裁院和瑞典斯德哥爾摩商會仲裁院是世界上較早設立的國際仲裁機構,在仲裁領域擁有長盛不衰的國際聲望,其主要原因就在于其中立性和專業性。為此,我們建議做到以下幾點。

一是充分發揮我國體制優勢,改變目前存在的各地一哄而起、重復建設各種國際仲裁機構的亂象,發揮我國舉國體制優勢,盡快整合構建統一權威的“一帶一路”國際仲裁機制,建立真正符合國際標準的專業仲裁中心。目前存在的低水平重復、內耗甚至惡性競爭已在相當程度上影響了我國國際仲裁業的形象,不利于“一帶一路”建設的法治保障。

二是根據“一帶一路”建設的特點和需求,大力吸引真正具有國際影響力和感召力的國際仲裁專家(包括足夠數量的外國專家),組成真正權威、具有國際一流水準的國際仲裁員隊伍。“一帶一路”國際仲裁應當也必須做到專業、客觀、公正。目前各地存在的以國內仲裁員為主、“自說自話”的做法顯然無法達到國際社會的期待和要求。

三是盡快遴選業務能力強、外語水平突出的國內優秀仲裁員,大力加強其與國外相關機構(包括但不限于國際仲裁院、商會、法院等)和人員(如國外仲裁專家、法官等)的交流、學習,使其成為“一帶一路”國際仲裁中心的中堅力量,與中心的國外仲裁專家一道,切實保障相關各方的合法權益,為“一帶一路”建設提供公正、及時、有效的法治保障。

四是做好長期規劃,切實加強后備隊伍建設,在國內相關高校法學專業學生中有計劃地培養“一帶一路”國際仲裁業的后備人才,在實習就業、出國留學資助、國際交流合作等方面有針對性地提高其專業技能和素質,以保障“一帶一路”國際仲裁中心的長期、可持續發展。

責任編輯:蘇明龍
相關新聞
欧美女厕所偷拍操逼高清在线_司机电影天堂神马影院最新推荐资源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